TXT小說下載網 > 極品全能保安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男人的諾言

第六百九十三章 男人的諾言

    吳松早就防著這一招,一手挾著寧煙的腰,向后一躍,躲了開去。

    一隊人從地下沖了出來,手持刀槍,向吳松追了過來。吳松帶著寧煙,轉身逃去。幾個起落之后,兩人消失在茂密的叢林里。

    王功的手下放出一條狗,那狗聞著地上吳松的氣味,追了出去。海盜們跟在后面。

    吳松帶著寧煙,一口氣逃到峭壁上的樹林里,找到了王夫人。

    王夫人見吳松神情肅然,知道事情不妙,道,“發生了什么事?”

    吳松道,“你夫君真夠可以的,竟然不顧你在我的手上,命令手下來追殺我。看來,他是完全不顧你的死活了。”

    “你胡說!”王夫人大怒,“老王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對我是一片真心,決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隨你怎么說,”吳松道,“他們追過來了,你得和我們走。”

    吳松解開王夫人腳上的繩子,繩子解開的一瞬間,王夫人飛起一腳,踢向吳松的胸口。

    吳松側身避過,一掌砍在王夫人的脖頸一側,將她打暈。

    吳松扛起王夫人,寧煙跟在旁邊,向落石島的深處逃去。

    狗叫聲忽然在身后響起,吳松轉頭看去,王功帶著手下出現在不遠處。

    跑了一刻鐘,吳松和寧煙來到一處峭壁前,在往前是高高的峭壁,下面是奔騰的海水。吳松待要回頭另外找路逃走,王功已經帶人來到了身后,將路堵死了。

    “把蝕龍寶劍交出來!”王功厲聲道。

    “王功,你看清楚了,你妻子真的在我手中。”吳松道,把王夫人從肩上放下來,好讓王功看清楚。

    “我妻子在你手中那又怎么樣?就是我的父母在你的手里,我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欲成大事者,至親亦可殺!你盡管殺了她吧!”王功大叫道,眼神中滿是瘋狂之意。

    恰好在這時,王夫人醒了過來,聽到王功的話,悲痛欲絕,嘶聲道,“老王!你真的這么絕情?!”

    “我?你...不是的,我沒辦法...”王功驚慌失措道。

    便在這時,王功的手下已經排成一排,彎弓搭箭,對準了吳松等人。一個手下問道,“老大,動不動手?”

    王功看了看王夫人,一咬牙,道,“動手!”

    一排利箭射了過來,吳松一手拉住王夫人,一手拉住寧煙,從峭壁上一躍而下。

    吳松人在半空,雙腳在峭壁上一點,借力之后橫著飛了出去。此時他們離地面只有約莫五六米,吳松翻身落下,落在地面上。

    王夫人和寧煙在吳松的牽引下,只是落地時,腳步輕微有些扭傷。

    頭頂上傳來海盜們的呼喊,“在那兒!我們快去追!”

    吳松道,“我們快走。”

    王夫人一把甩開吳松的手,道,“你們走吧,不用管我了,我想呆在這里,哪里也不去。”

    “你留在這里干什么?王功現在正在氣頭上,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來?說不定他會殺了你。”吳松一把扛起王夫人,帶著寧煙一起逃走。

    他們逃入一處密林里,找到一個巨大的樹洞,躲了進去。

    吳松以千方經化出一些香精,灑在樹洞周圍。這些香精可以遮蓋他們的氣味,避免被王功手下的獵狗追到。

    吳松返回樹洞,給寧煙和王夫人治好了腳上的扭傷。

    吳松詢問寧煙,是否記得自己之前被王功關在什么地方。寧煙說她單獨一個人被關在一個山洞里,進出山洞都會被蒙上眼睛,所以她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

    這樣一來,依靠寧煙來找到玉兔教教主和云容的關押地的想法是行不通了。

    王夫人從回來開始,就一個人呆呆的坐在一個角落,兀自出神發呆,神情悲戚。

    “他為什么會如此對我?他之前明明說要一輩子對我好,為了我可以把命都舍棄的。”良久,王夫人出聲道,聲音中有哽咽之意。

    “這不過是他的花言巧語罷了,就像女人對美貌的迷戀一樣,男人對權力也會一樣的迷戀。為了滿足自己的權力欲,他們什么都可以舍棄,愛情也不例外。”吳松道。

    “我算是看透他了。”王夫人喃喃道,“他既然對我如此,那就休怪我無情。你的朋友,我知道關在什么地方。”

    “你知道?”吳松有些不相信地道。

    “這落石島是王家海盜的一個據點,我之前和王功一起來過。在小島的中心,有一個碉堡,你的朋友一定被關在那里。”

    王夫人道。

    “我可以相信你嗎?”吳松狐疑道。

    “我絕對沒有騙你,王功對我如此絕情,我要報復,我要讓他沒有好下場!”王夫人恨恨道。

    吳松看王夫人的神情不似作偽,選擇相信她的話,“好,我相信你,那座碉堡在什么地方?”

    吳松帶著王夫人,來到那座碉堡附近的一片樹林里。碉堡位于一個峭壁上,三面都是懸崖,只有一條路可以上去。

    在那條路上,有三道關卡,每一個關卡都安排有十幾名海盜。

    在這種情況下,吳松靠硬闖是不行的,只能智取。

    “我以前和老王來過這里幾次,那些守衛都認識我,你要是想上去,我可以幫你。”王夫人道。

    等到傍晚時分,光線變得昏暗之后,王夫人出現在碉堡所在的峭壁下面,身邊跟著兩個人。其中一人穿著王府小廝的衣服,而另一個是一個年輕姑娘,應該是王夫人的貼身丫鬟。

    第一層關卡的守衛看到王夫人,都是感到意外,守衛隊長恭敬道,“夫人,您怎么來了?”

    “我有事要和夫君說,所以就過來找他,他人在什么地方?”王夫人道。

    “老大中午出去,還沒有回來,應該是在島上的什么地方,我們現在就派人去找。”守衛隊長道。

    聞言,吳松和王夫人都是松了口氣。這個計劃能夠成功的關鍵,就是王功在中午和他們見面后,還沒有回來。那樣的話,王夫人被抓到的事就還沒有流傳開去。

    “不必了,我在這里等他即可。”說完,王夫人就邁步走去。

    守衛隊長忙命令手下打開關卡,放王夫人三人上去。

    之后的兩道關卡都是如此,有王夫人在前面開路,沒有任何人敢阻攔。

    之所以會如此輕松,都是因為那些守衛對王夫人極為忌憚。王功雖然不顧王夫人的死活,也要抓吳松,顯得極為絕情。

    都是在這之前,王功對王夫人可是極為寵愛,要什么給什么,不讓王夫人受到一點委屈。有一次一個女傭在王夫人睡覺時,不小心發出的聲音大了一點,把王夫人驚醒了。

    剛才王功在旁邊,當即就要讓人把那個女傭給殺了。后來經過王夫人的求情,那個女傭才幸免于難。

    王功的手下都知道王夫人在王功心里的地位,所以無論是誰,對王夫人都是萬分恭敬,不敢得罪一點。

    王夫人帶著吳松和寧煙順利的抵達峭壁頂端的碉堡,隨后王夫人進入碉堡里王功休息的房間,而吳松和寧煙則溜了出去,尋找玉兔教教主和云容。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王功帶著人抵達了碉堡下的第一座關卡。

    吳松逃跑后,他帶著人在島上找了一下午,一無所獲。最后,王功只得暫時放棄,返回碉堡。

    守衛隊長見王功返回,立刻喜滋滋道,“老大,夫人來了,就在上面等你呢。”

    他知道王功最寵愛王夫人,因而搶著匯報這個消息,希望可以博取王功的好感。

    “什么?”王功難以置信道,“夫人在上面?”

    “是,就在剛才,夫人帶著一個小廝和一個丫鬟來了這里,說是找你有事。”守衛隊長道。

    “壞了!立刻通知所有人,有敵人上山了。”王功立刻意識到吳松已經混入了碉堡,立刻向山上沖了過去。

    緊接著,示警的鐘聲在峭壁上響了起來。

    吳松聽到鐘聲,馬上也反應過來,他們被發現了。他此時在碉樓的一個高樓上,正在揭開屋頂的瓦片,想要看看里面的情況。

    聽到鐘聲后,吳松意識到時間不多了,一拳砸碎屋頂,落入了屋中。

    屋子里有三個海盜,吳松一拳打在其中一人的下巴,把那人打得倒飛出去,暈倒在地。

    接著,他飛起一腳,踢中另一人的腹部,將那人踢翻。第三個人此時已經扣動**,射出一支利箭。

    吳松一把抄住利箭,第二個人此時站了起來,正要掄刀砍向吳松,吳松手一揚,手中利箭打在那人的頭上,當即要了那人的命。

    第三個人將**對準吳松,正要扣動扳機,寧煙揮起一個棍子,打在那人的背上,將那人打翻在地。

    吳松躍到那人的身上,一把掐住那人的喉嚨,道,“我在找一個老人和一個女子,他們被關在什么地方?”

    那人道,“從走道里過去,第二個拐角向左拐,盡頭的房間就是。”

    吳松一拳打在那人的腦袋上,把那人打暈。

    隨后,兩人按照指示,來到走道盡頭的房間。

    房間裝著一扇鐵門,上面有一扇小窗,吳松隔著小窗,道,“云容,你在里面嗎?”

    “是吳松嗎?我和教主都在這里。”房間里傳出云容的聲音。

    “太好了,”吳松道,“你們退后,我這就把門打開,救你們出去。”
秒速时时彩是由他控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