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縱橫五千年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仙不可敵!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仙不可敵!

    浩瀚氣機,悍沖昆侖,天上茫茫三百里,盡為之斷裂,一劍直開天門。

    五千年,對劍道的造詣、打磨、感悟。觀千卷大道劍經,看萬部仙人劍法,以天地之間最凌厲的道則法象,納入一劍殺伐。

    這便是超越天地的一劍。

    江魚全力斬出,有開星墜月之能,便是古代劍仙在場,也要望而興嘆。

    銀白當空碰撞。

    “鏘!”

    眾人靈魂宛若盡在此刻被撕裂。

    劍碎虛空。

    條條裂痕蔓延,如黑色閃電遍布幾十米,狂暴的空間能量,散發著黑洞般的吸扯里。

    雖然只是小范圍。

    無邊劍意,被裂縫吞噬,依然有更多往著四面八方勁射。林家老祖眾人,一名身穿星紋繪制,寬袖銀袍的老者,僅是躲晚了一秒。

    人仙之軀,人仙之魂,瞬間被劍氣攪碎,當場身死。

    林家老祖魂飛魄散。

    駭然大叫:“此子怎會強的離譜?”

    江魚一劍。

    恢宏正統,遠不是世俗這種傳承殘缺之地,所能創造。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劍法般,比仙域那些人施展出的,還要浩瀚,圓滿,無上。

    周圍眾人驚恐。

    無不狼狽的沖入天宮,以此抵擋萬千劍意。整個百頃道場,坑坑洼洼,無數恐怖的禁忌法陣,層層消融。

    劍氣如雨密集,鋪天蓋地,每一條裂痕中,似有劍意生滅,不知要在此遺留多少年?

    ‘咣當!’

    天地明亮,一道絢爛銀白,直接挾無窮威勢,斬出昆侖,仿佛達到另外一個世界。

    江魚腳踏昆侖,與天地同齊,一只手后背。星眸中,精芒再次暴漲,兩輪漩渦輪回交替,似有日月更迭。

    教皇震驚不已。

    江魚一劍,竟逼出他三分實力,這還是借助手中靈寶之威。一剎那,御劍上仙遺留千年的劍氣,都被江魚壓制下去。

    好像江魚才是君主。

    “難道此人在劍道上的造詣,比御劍上仙還要高出幾分?”

    教皇首次動容。

    不可置信、震撼、疑惑…

    “江九荒,固然你驚采絕艷,為一世天驕。但不入天仙,就不知道天仙的世界,是何等廣闊。陸地天仙,在這方世界,是無敵的。”

    教皇像是闡述一件事實。

    臉色淡然,他的目光和江魚很像,睥睨一切,仿佛天地中,沒有任何事物,能入他們的雙眼。

    江魚看教皇,就像再看自己。

    “認輸吧,對一名天仙俯首,不是羞辱。只要你在教廷為奴五百年,本皇可賜你光明血騎之位。”

    教皇淡淡道。

    每一個字,都引得道則轟鳴,虛空震蕩。他的話,就是天地的意志,代表天言地律。

    江魚搖頭笑道: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對誰說話。”

    如果這個世上,還有人知道天地之廣,星空之瀚,那就是江魚。曾經的元嬰天君,距離神橋,只差一線,神橋之身,神橋之軀皆備,只差神橋之境。

    可以說,江魚的兩只腳,幾乎邁入神橋。

    他曾俯覽逐漸萬界,執掌地球生殺,坐看古今。世間最后一位神明,豈是區區天仙,所能教導?

    教皇目光平和。

    手提古劍,垂立虛空,周圍方圓幾十里,都為他掌。這一刻,眾人有種錯覺,天地都被他踩在腳下。

    林家老祖等人,目光戲虐。

    陸地天仙,便是在仙域中,都是封師做祖,稱霸一域的存在。無不高高在上,俯瞰蕓蕓眾生,大地難埋其心,青天難遮其眼。

    教皇去了仙域,那些無上大教,也要鄭重對待。

    “陸地天仙,我輩之所求。”

    沈家老祖,美眸異彩暴漲,目光熾熱的望著教皇。雙目中再無天地,只剩下那道擎天立地,鎮壓萬古的絕世身姿。

    眾多老祖,視線狂熱的看去。

    在天仙面前,他們升不出一絲反抗,那是源自靈魂的威壓。人仙與天仙之間,差距就像天地。

    再強大的人仙,哪怕具備天仙肉身,天仙法力,只要一日不凝聚道則,感悟天地。碰到真正的天仙,只手可殺。

    江魚渾身煜煜生輝,宛如金麟,看向教皇:

    “你身上,有我故友的氣息?”

    教皇拂面一嗅,平靜道:“你是說那幾只螻蟻嗎?有一只大鵬鳥在旁守護著?”

    江魚目光一凝,心中不安。

    教皇再言:“那幾只小蟲,骨氣很硬,哪怕被本皇鎮殺神魂,也沒哼一聲,讓本皇高看一眼。還有一個女娃性烈,說在此地等江九荒,寧死不移半步。”

    他好奇道:“直到我殺她那刻,她依然堅信,你會將她們安全送出昆侖。可惜,你們東方華夏武者,一直烈性傲骨,卻代代悲慘。”

    “什么?”

    江魚雙眼爆睜。

    一束神芒,切割長空,拉出千米遠。

    “你!該!死!”

    江魚殺意涌動,心中激蕩,雙眼冰霜凝結,到最后,為兩眼萬載冰寒。視線所至,虛空冰封,天地降下霜雪。

    濃烈的殺意,干預氣象。

    心中那種沒有兌現承諾的羞愧,令得江魚渾身沸騰,恐怖的氣息,節節暴漲。入眼皆殺伐,處處為雷霆。

    “我若不碎你神魂,毀你道行,便自廢九荒道號!”

    江魚一腳跺在虛空。

    轟隆!

    昆侖道場震碎,一枚巨大的腳印,踩入大地。身影瞬間突破百倍音速,將虛空都劃出一條鐘乳白痕。

    如流星墜落,虛空承受不住,燃燒出一條火焰大道。

    教皇搖頭:“沒用的,我感覺到你身上的昆侖氣息在逐漸衰減,沒有了這方昆侖助你,你在我眼中,與如螻蟻。”

    一指彈來,遮天蔽日。

    江魚被打出萬米之外,撞塌百丈天門后,射入大地。轟隆震響,大地塵煙滾滾,生生砸出一個大坑。

    天仙之力,強大的讓人絕望。

    林家老祖眾人,臉色一喜。

    云嵐則小臉煞白,嬌軀搖搖欲墜。天仙太強大了,哪怕是江魚,在教皇面前都顯得沒有半點抵抗的余力。

    剎那。

    江魚再次沖天而起,雙眼中殺意勃發,身上的昆侖氣勢,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慢。

    包括云嵐都感覺,剛才江魚正是借助了昆侖天宮的力量,才能斬出那滔天一劍,與教皇平分秋色。

    教皇紋絲不動。

    臉上沒有一絲感情色彩,看待江魚的視線,就像再看地面的螻蟲。那目光,顯得不屑,輕視…

    雖然教皇難以破開江魚的肉身,但每次出手,都能把江魚打飛千米。看在云嵐眼中,無比難受,像是皮球般,飛來飛去。

    林家老祖精光閃爍,震腔大笑:

    “江九荒,天仙當前,你太弱了。”

    其余人,嘴角紛紛露笑,那是一抹之前被苦苦壓制,如今暢快淋漓的大笑。

    強如江九荒,在陸地天仙面前,也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沈家老祖沈玲瓏美眸中,春波蕩漾,看向教皇的視線,快要媚出水來。

    江魚一次次沖天而起,戰意沸騰,神采奕奕。

    到最后,昆侖天宮的氣勢,越來越少,幾如不見。

    眾人臉色大喜。

    有昆侖天宮加持己身,都被教皇如此壓制,倘若這縷氣息徹底消散,教皇殺他,如殺雞狗。

    “放棄抵抗吧,天仙無敵,你不是我的對手。”

    教皇神態倨傲。

    隨著江魚身上,最后一絲天宮氣息消散,眾人的笑容,再也掩飾不住。此刻的江魚,宛若凡人,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

    教皇目光低垂:

    “現在沒有昆侖天宮助你,你如何是我對手?”

    當所有人都以為江魚再無反抗之力的時候,江魚卻笑了,笑的如此輕松:

    “是嗎?”

    教皇一愣。

    江魚那個笑容,看的他頭皮發麻。

    “昆侖天宮氣息是消散了,這代表著我徹底煉化天宮,終于可以收回九成的注意力。”

    說著。

    江魚緩緩抬頭。

    在林家老祖僵住的笑容下,在眾人皺縮的眼瞳中。

    江魚一拳打出。

    宛若天崩地裂,山河破碎,教皇倒飛出三萬米,連續撞塌諸山!

秒速时时彩是由他控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