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喜當媽 > 第120章 何必執念血脈之情

第120章 何必執念血脈之情

    親舅舅居然碰瓷外甥女婿,貽笑大方,說出去,也沒有人會信,看著舅舅倉皇逃跑的背影,心酸的感覺,油然升起,她有些迷茫,似自問,又好似在詢問道。

    “維誠,你說,我這樣做,對不對?”

    畢竟,他可是她的親舅舅,當然,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畢竟,回憶里的親舅舅,與如今現實見到的,已經不是同一個人。

    “老婆,這世間,本來沒有絕對的對錯,如果你不趕走他,那你看看,咱媽,被他氣的悲傷不能自己,情緒激動,老人家身體原本就不如以前,這樣氣個三五場,人呀,沒事,也能被氣出好歹來,再看看郭三叔,身上淤青一片,就算身子骨硬朗,也經不起多次打,是他無情在先,你何必在念血脈之情,珍惜眼前人,過好當下,才是真理,至于他,不提也罷。”

    是呀,是他無情在先,他們又何必執著血脈之情,當年血淋淋的例子擺在前面,難不成,還要裝作眼瞎心盲,救這狼心狗肺之人,再則,她也不是圣母,連自己都無法拯救,何談,去拯救親舅舅,救不了,救不了。

    “胡維誠,你一直都這么理智嗎?”

    被曾經最喜愛的親人背叛,那種滋味,不好受,她,做不到理智。

    “老婆,我也有不理智的時候。”

    是的,面對他想做的事情,即便,全天下人反對,他也會勇往直前,這應該就是他不理智的時候吧,他如此想到。

    “胡維誠,你看,現在,有郭三叔安慰我媽了,真好!”

    曾經,母親受傷,都好似不在意一般,那是因為,她將一切擔子,往身上扛,而身邊,也沒有一個貼心人,如今,母親受了委屈,受了氣,郭三叔都站在一邊,逗她笑,逗她樂。

    “嗯。”

    胡維誠輕輕應了一聲,算作認同。

    “我很久,沒有看到母親,笑得這么開心,那種,從內心散發出的喜悅。”

    葛然回首,能讓母親笑得,不是她這個女兒,而是,郭三叔,為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有很慶幸。

    “嗯。”

    胡維誠認真的看著夏小雨,輕聲應道。

    “以前呀,我總是擔心,我出嫁后,我媽一個人,住在空蕩蕩的房子里,孤苦伶仃,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自言自語,如今,有郭三叔在,我也便放心了。”

    夏小雨此刻,不知是不是因為舅舅的關系,感觸頗多。

    “嗯。”

    不管夏小雨說什么,胡維誠都會出聲應道。

    “等等,胡維誠,兩個孩子呢?”

    終于,夏小雨發現了不對勁,母親和郭三叔在這里,莫青春也牽著狗去將舅舅趕出開陽區,莫姨也在場,唯獨不見兩個孩子的身影,他們兩個小不點,能去哪里呢?

    “老婆,問問咱媽和郭三叔,說不定,他們知道。”

    兩個孩子是跟著母親和郭三叔出來的,此時不見蹤影,詢問一下他們,便一目了然。

    因為擔心孩子走丟,所以,夏小雨也顧不上是否會打擾二老秀恩愛,上前直接詢問道。

    “媽,天心天佑呢?”

    自從上次遇到人販子后,夏小雨特別擔心孩子走丟,若如下次,她沒有及時找到他們,后果不堪設想。

    看看電視上,尋兒尋女的節目,有的,二三十年,才找回孩子,甚至有的,砸鍋賣鐵,最后窮困潦倒,也沒有找到自己的孩子,多年執著尋找,終成了一場空。

    但作為老一輩,許是有這方面經驗,自然,不會弄丟,只見母親開口回答道。

    “女兒,天佑天心在你喜嬸家,看狗狗下崽呢。”

    他們去喜嬸家送喜糖時,兩個孩子發現她家狗正在下崽,一時好奇,盡然舍不得離開,喜嬸是兩個孩子的媽,喜歡孩子,照顧孩子也特別有經驗,所以,他們才將兩個孩子留在喜嬸家,等他們挨家挨戶送完喜糖,便去接他們,奈何,喜糖沒有發完,便遇到這一幕,也幸好兩個孩子不在,不然,這一幕,得把孩子嚇著。

    “哦。”

    原來是看狗狗下崽,如此,她便放心了,沒丟,就好。

    “爸爸!”

    “媽媽!”

    說曹操,曹操就到,只見兩個小不點,在喜嬸的帶領下,一碰一跳的向著胡維誠和夏小雨撲來,兩個人好似早就商量好的一般,天佑抱著胡維誠的大腿,而天心抱著夏小雨的大腿,異口同聲道。

    “爸爸,抱!”

    “媽媽,抱!”

    隨即,兩人彎腰,胡維誠抱起了哥哥胡天佑,夏小雨抱起了妹妹胡天心,隨即,開口詢問道。

    “天佑天心,你們去哪里了?”

    “爸爸,媽媽,我們去了婆婆家,看狗狗下崽崽。”

    “那,崽崽下出來沒有?”

    “下出來了,好多好多,但是婆婆說,他們剛出生,還不能睜眼睛,爸爸,崽崽生出來多久,才睜開眼睛呀?”

    “狗寶寶,需要七至十五天,才能睜開眼睛哦。”

    “那,爸爸,七天后,我們再看狗寶寶睜開眼睛,好嗎?”

    “狗寶寶太小,它們需要陪在他們媽媽身邊,才能健康成長,所以,我們不能一直打擾它們哦。”

    “嗯嗯,我也要陪在媽媽身邊。”

    說到這里,胡天心突然抱住夏小雨的脖子,然后在她臉上啵唧一口,表白道。

    “媽媽,我愛你喲!”

    這一舉動,讓夏小雨哭笑不得,剛想說什么,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胡維誠居然學著天心,也在她臉頰上啵唧一口,表白道。

    “老婆,我也愛你喲!”

    這父女,真是不嫌事大的妖精。

    “喂喂喂,注意形象,這是公共區域,不要隨便么么噠。”

    因為人多,夏小雨故作板臉道。

    “那老婆,是不是沒人的時候,可以隨便親親。”

    胡維誠好似故意一般,在夏小雨耳邊,輕聲說道,似乎想到了那個場景一般,夏小雨唰的一下,臉紅了。

    “滾!”

    外表如此正經,怎能說出不正經的話呢,還在光天化日之下,這么多人面前,雖然,是低聲說的,別人也聽不見,可是,有一種心理叫,心虛。

    就在夏小雨窘迫尷尬之際,突然,她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手機號碼,她很是奇怪,除了熟人打她電話之外,基本沒有什么陌生電話打進來,今兒,是太陽從西邊出來,居然有陌生來電。

    會是誰,打電話給她呢?

    帶著這個疑問,她按下了接聽鍵,結果,聽筒里,傳來一個渾厚的男低音。

    “喂,你好,我們是XXX警察局,請問,你是夏小雨女士嗎?”

    咦,警察局怎么會打電話給她,莫不是,詐騙電話……

秒速时时彩是由他控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