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王牌大高手 > 第0915章 強勢逼迫

第0915章 強勢逼迫

    高佐冷哼了一聲道:“你們的人數雖然多,但是在我的面前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

    想到了高佐,高佐身邊的這些人的臉色這才好了一些,高佐就是張圣身邊的戰勝,無論是喜歡他的人還是討厭他的人,無疑全都是畏懼他,因為高佐真的很可怕,實力深不可測。

    樸成吉微笑著道:“我當然是知道高佐先生有這種自信,只是您身邊的這些人也都能夠有這種自信么?如果現在各位出去了,很有可能除了高佐先生以外,其余的人恐怕都無法逃生,嗯,讓我好好的想一想啊,誰都知道華夏有南圣北宗,如果到時候這么多的精英以及幾個紅棍都死在了這里,王天宗本來就有王家做靠山,到時候恐怕會趁機會將張圣給吞并了吧,哪怕是無法立即吞并,形勢肯定是要扭轉了,我猜測王天宗現在正在家里面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的盼望著咱們這些人打起來。”

    高佐皺了一下眉頭,看向身旁的幾個紅棍,那個李屠咬牙切齒道:“該死的四眼仔,你敢威脅我們?”

    這個李屠的實力也是化勁了,他的目光很是兇悍,氣息很是嚇人,不過樸成吉卻是毫不畏懼,目光平淡的向著李屠看去,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反而眼中帶著自信的笑意。

    李屠真的有些怒了,剛剛向前踏出一步,一旁的東方空拉住了他,聲音陰柔的道:“別沖動,他說的其實很有道理。”

    李屠深吸了口氣,算是控制住了心中的情緒,東方空說道:“高先生,我覺得這一次真的不適合硬拼,棋局不能在意一時的得失,要看誰能夠走到最后。這一次確實是丟了一個甘蘇省,可是如果精銳都消耗在這里,恐怕圣少更接受不了。”

    “嗯。”高佐說道,“看起來我們來晚了,現在整個省城都被你們控制了,自然人馬也都是你們來調遣了。”

    “正是。”樸成吉微笑著道,“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省城的老大都已經死了,好幾個不聽話的大佬都死了,剩下的人都是聽話的了,無論他們現在有多少忠心,但是只要他們還想要活著,起碼就不敢在這個時候不識時務。”

    高佐冷冷道:“你贏了,你們很行,沒想到竟然連我們的莫先生都被算計了。”

    樸成吉微笑道:“這一切都是我們壞哥在運籌帷幄,看起來這一次,算是我們壞哥贏了你們的圣少。哦,剛剛你們說的也對,棋局看的是最后誰贏誰輸,可是我敢和你們打賭,華夏三大地下勢力,現在最弱的雖然是我們龍幫,但是最后贏的卻一定會是我們龍幫。”

    高佐道:“你很有自信。”

    “當然。”樸成吉說道,“如果你們對我們壞哥足夠的了解,你們也一樣的會有自信。”

    高佐淡淡道:“我對你們壞哥有些好奇了,不過我想你回去之后可以告訴你們壞哥,我對你們壞哥的拳法很有興趣,以后有機會我想親自領教領教。”

    “好說好說。”樸成

    吉說道,“我們壞哥說了,這一次不是什么見面的好機會,如果你們離開了機場,我們壞哥恐怕會忍耐不住動手的沖動,所以壞哥他們都沒有進來,壞哥讓你們怎么來的,就怎么買票離開吧。”

    高佐道:“回去告訴你們壞哥吧,我們都已經知道了,既然事情已經如此,我們以后有機會再見。”

    “好的,好的。”樸成吉微笑道,“祝福各位一路順風。”

    說完之后,樸成吉轉身向著機場外走去,剛剛邁出了兩步,樸成吉忽然腳步又停了下來,回頭看向東方空,微笑著道:“雖然同為紅棍,不過東方先生果然如同外界一樣,是除了高佐先生以外,圣少手下所有紅棍當中最睿智的一個,難怪外界都說東方先生的智謀要勝過李屠先生千百倍呢,毫不夸張!”

    “你!”李屠暴怒,攥緊了拳頭,卻是被高佐給一把拽住了。

    等到樸成吉走了之后,東方空說道:“李屠,你別總沖動,他明顯是在挑撥離間呢,在挑撥咱們之間的關系,不能隨便上當。”

    “哼!”李屠充滿怒氣的哼了一聲,道,“對啊,就只有你能夠看的出來,我就看不出來么?”

    東方空皺了一下眉頭,這個樸成吉可真狡詐,就這么一會兒工夫竟然就離間了自己和李屠之間的關系,還說外界都是這么說的,像是李屠這種性格沖動而且驕傲的人,如果能高興就怪了。

    不過東方空知道現在說的多就是錯的多,說什么也沒用了,所以也句不再解釋任何東西了。

    樸成吉從機場里面走出去,在外面此時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而在人群的前面則有一輛黑色轎車,樸成吉走到黑色轎車旁邊,輕輕的敲了敲車窗,林壞在里面將車窗給打開,樸成吉微笑著道:“他們已經打算回去了,不過還要買票,估計要等一會兒。”

    “沒關系,我們可以等。”林壞微笑著道,“派幾個人進去盯著,等到他們什么時候徹底的走了,咱們再什么時候離開。”

    “好的。”樸成吉立刻吩咐人進去跟蹤,而且在現在的這種情況下,對方哪怕是知道受到監視,也絕對是不敢多說一些什么。

    林壞微笑著道:“胖吉,你進來吧。”

    “好。”樸成吉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然后坐了進去。

    “壞哥,這一次咱們很順利啊,這么快就給拿下了。”

    “快么?”林壞微笑道,“看起來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可是在動手之前的運籌帷幄的時間,我們卻是反復探討了好多天啊。

    “嗯,那倒也是。”

    林壞說道:“更何況這里是被打下來的,肯定還有很多人是不服氣的,所以真的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將這里給擺平,不過這個倒是和咱們沒關系了,因為這里馬上就要給讓出去了,以后也算是和宗少各不相欠了。”

    樸成吉說道:“不過通過了這件事情之后,

    恐怕以后咱們也有一個弊處了。”

    林壞問道:“什么弊處?”

    “以后無論是宗少還是圣少都會對咱們更加的提防了,這一次咱們算是將計謀給運用到了極致,其實有些時候武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擁有足夠的實力之后還擁有頂尖的智謀,我想以后你在張圣心中的分量肯定是要更重了,這個聽起來不錯,實際上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以前咱們可以一步步發展起來,那是因為不管是張圣還是王天宗,他們都是將彼此給當成最大的威脅,從來都不曾將咱們真正的放在眼里,咱們可以利用他們的輕視,一步步的發展起來,但是以后就難了。”

    林壞笑了笑道:“既然想要強大,那就必然面臨這些,早晚有一天咱們是要被引起重視的,這其實是好事情,這證明咱們已經真正的強大了,可以威脅到他們了。”

    林壞又道:“而且形勢還是沒有變化,無論王天宗還是張圣,都不可能和咱們來火拼,他們也沒辦法聯手來對付咱們,因為王天宗是不會同意的,如果王天宗這么做了的話,基本上咱們倒下之后,下一個倒下的就是他了。”

    “嗯,說的對。”樸成吉道,“這個算是咱們可以利用的一個點。”

    林壞說道:“走吧,出去吧,兄弟們都在外面站著,咱們不好一直都在車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林壞打開車門走了出去,樸成吉也跟了出去,兩個人站在隊伍當中,在等待的過程里面,有些人勸林壞回車里休息,都被林壞給拒絕掉了,如此一來,林壞更是讓那些兄弟們一個個私底下議論了起來,這兩千多人當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以前甘蘇省的勢力,他們全都在私底下聊著,他們以前的老大可沒有這么好過,他們以前的老大面對他們的時候都是高高在上的。

    林壞也知道他們都是如何議論的,這對于林壞來說確實是好事,不過唯獨一點可惜的就是,甘蘇省的人心哪怕是收服了,可是甘蘇省還是要給讓出去,雖然林壞也可以耍無賴,但是如果最后真的那么做了,對于林壞的長期發展是沒好處的,暫時確實是能夠得到一個省份,可是未來再找誰合作,誰還敢信任自己了?

    大概是兩個多小時之后,里面的人出來匯報了一下情況,那些人都已經買票走了,林壞這才放心大膽的帶著所有的兄弟們離開。

    第二天,王天宗的人終于也來了,王天宗那邊派來了一個紅棍以及很多的精銳,這個紅棍和林壞交接完畢之后,林壞開始吩咐自己的人從甘蘇省里面撤退,雙方正式交換地盤,林壞帶著人重新退回到了山溪省。

    回到山溪省的省城,林壞找來了山溪省的所有的城市的老大,一起開了一次慶功宴,雖然說甘蘇省沒有歸龍幫,但是畢竟打了一次勝仗,整個山溪省的人也都很高興,證明他們現在的幫派牛逼,誰會不開心?

    等到慶功宴結束了,林壞回到酒店里面的時候,也接到了王天宗打來的電話。

秒速时时彩是由他控制的吗